盛夏繁星

LOFTER主 月因
微博@月因只不過是胭
噗浪@c99673111
這邊全部屯冰上的尤里
寫多少算多少

—— 【維勇】一路順風

 @九本 520快樂!

給九本《我就要你好好的》的插花,是很久以前的機長維克托X空少勇利設定!

前面走:【維勇】旅途愉快【維勇】旅行終點

【維勇】《我就要你好好的》通販點這


  當夜晚的班機平穩的飛行時,大部分的人早就已經倒頭入睡,勇利在剛送完一份毯子和枕頭後回到了休息室,這才敢有些睏倦的揉了揉眼睛,身為一個航空公司門面的他們是絕對不允許在客人面前做出這麼失禮的動作。

  他看了眼時間,再過一小時就能交班了,那時候他就能去睡了。勇利喝了口水後又走到頭等艙等著乘客是否有其他需求。他剛走出去時,原本坐在頭等艙前排看報紙還帶著帽子口罩的人朝他揮了揮手,勇利雖然覺得他的裝扮奇怪還是走了過去,笑著略彎腰小聲向他詢問著:「請問有什麼需要嗎?」

  「嗯。」對方的聲音很低,勇利眨了下眼,更靠近了一點想聽清楚他在說什麼,對方卻在同時拿報紙擋住了勇利的臉,在拿下口罩的瞬間往勇利那張傻愣愣的臉親了上去,然後眨著漂亮的冰藍色眼眸看著被突如其來的偷襲嚇的差點喊出來的勇利笑著說:「那給我來一份勝生勇利吧。」

  「維、維克托?」

  勇利睜大了眼,看著今天他早上走之前還在賴床抱住他不讓他走的人,想都沒想到對方會在這裡。

  「勇利要拋棄我單獨出去怎麼可以呢。」

  看著對方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勇利無奈的說:「沒辦法,優子今天有事啊。」

 

  這趟航班原本不是他的,誰知道在這個月班表剛出來時他正坐在電腦前嚴正以待,卻被維克托東摸摸西摸摸的騷擾著,錯失了第一線的換班機會,當他已經被維克托壓在床上親,連身上的睡衣都快被脫光時,手機突然作響,勇利像是被一瞬間召喚回意識一樣,連忙推了推維克托,努力的平復自己的聲音後接起了電話:『喂?』

  『勇利,你7號那個班可以跟我換一下嗎?我24號那天要參加婚禮……』

怕被鎖所以走這邊

评论(5)
热度(103)
返回顶部
©盛夏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