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繁星

LOFTER主 月因
微博@月因只不過是胭
噗浪@c99673111
這邊全部屯冰上的尤里
寫多少算多少

—— 【奧尤】很久很久以前有一條龍

一點點維勇!

YOI ONLY上的超突發無料,約好跟 @九本 打架用的!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小熊國,裡面有兩位英俊瀟灑的王子,大王子維克托有著比星星還要耀眼的頭髮,二王子奧塔別克有著比黑夜的還要沉默的眼睛。

  在維克托17歲奧塔別克15歲的那年,聽說遠方來了兩條巨大的龍,佔據了一塊山地為王,山腳下的居民們終日不安,於是派村裡最年輕力壯的青年騎著馬來請求王國的協助。

  是真的,那條龍一伸開翅膀就能將整個天空擋住,他的牙齒比村裡最好的鐵匠打磨的寶劍都還要尖,青年比劃著手勢說。


  「那我就去看看吧。」

  維克托笑咪咪的準備好了自己的劍和英挺的白馬,在離去前跟奧塔別克交代說:「雅科夫不知道我要走,等到我離開後你再告訴他吧。」

  奧塔別克看著他不說話,習慣了被這樣看著的維克托只是笑著拍了拍他的頭,然後披著一身夜色從城堡偷溜出去。

  隔天雅科夫果然發現了,大發了一場脾氣。

  不過不是奧塔別克說的,而是因為兩個王子都消失了。


  奧塔別克披著偽裝的粗布斗篷,假裝自己是個遊歷冒險者,躲在酒館的角落聽著醉漢大聲地笑著說著從風聲中聽來的傳言。

  最近突然出現了一個銀頭髮的冒險者,他撕了很多榜單上的懸賞告示一一達成,成為了近期炙手可熱的獵人,他的來歷不明身影神秘,誰也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冒出來接了那麼多任務。


  奧塔別克喝了一口廉價而苦澀的啤酒,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只有一個理由。

  維克托缺錢。

  奧塔別克從小就特別能吃苦,睡在野地上是常有的事,但維克托可不允許自己過這樣的生活,才會在偷溜出王國後開始想辦法賺錢。

  醉漢突然壓低了聲音說,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銀髮獵人身邊突然出現一個長的普普通通的路人,感覺沒什麼特別能力很溫順,說不定是他床上的小玩意……

  嘿嘿的笑聲都還沒笑完,他頭上的帽子卻突然被一顆小石頭彈飛了出去撞在牆上,發出了大聲的聲響。

  被打斷話題的群眾錯愕地看向反方向,醉漢氣勢洶洶的站起來想理論,卻看見了黑髮的青年著急的壓住了身旁人的手,而剛剛被他們議論的銀髮獵人正垂下眸,輕輕捏了下對方的手,然後抬起頭看向他們笑了下。

  「不好意思,失手了。」

  話語說得雲淡風輕,但沒失手的話石子該射向哪倒是令人不寒而慄。


  奧塔別克壓低了帽緣,沒有打算和對方相認的意思,趁著人群雜亂時混出了酒館。

  他不是來找維克托的,也不是來殺所謂的惡龍,只是想著趁維克托偷跑時一起出來看看這個世界而已,所以他暫時還沒有回去的打算。

  天亮了,他牽著馬走在樹林中朝傳說中有龍的地方前去,正想停下來吃個午飯時,卻突然被人從後頭撞了過來,來人按著他的肩膀壓在樹上,聲音不穩的威脅著:「別出聲!」

  奧塔別克明明挺有力的,對方的力氣卻意外的大,在此刻一動也不能動。

  奧塔別克聞到了他身上傳來的血味,他看著對方雜亂的金髮和身後不大的卻傷痕累累骨翼安靜了下來,雖然他平時話也不多。

  金髮少年看著他似乎沒有要動的意思,稍稍放輕了力道,卻在聞到他身上的味道時又突然用力地抓住他,暴躁的問著:「你見過那頭蠢豬?在哪!」

  奧塔別克想了想並沒有看見一隻豬,於是沉默不語,對方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嘖了一聲後問:「一個黑色頭髮、看起來一臉蠢樣的人。」

  奧塔別克瞬間明白了他說的是昨天在酒館裡跟維克托在一起的青年,他想了想開口說:「在酒館裡。」

  對方問他在哪個方向他又不肯說了,奧塔別克看著他只認真的問一句:「你的名字?」

  似乎明白如果自己不回答,對方就不會告訴他地點,金髮少年不耐煩的動了一下身後的骨翼說:「尤里。」

  「你受傷了。」

  「還不是被那群愚蠢的人類傷的。」

  看著尤里似乎沒有要處理傷口的意思,奧塔別克正想開口說什麼時卻聽到了遠處傳來的騷動,他看著尤里渾身一僵露出警戒的樣子,突然開口說:「我是奧塔別克。」

  尤里還沒搞清楚他們幹嘛自我介紹時,奧塔別克就帥氣的一個姿勢翻身上馬,然後將手伸向他:「你不想被他們知道你是龍吧。」

  「你怎麼知道……」

  聲音越來越近了,奧塔別克只是執著又沉默地看著他問:「走,還是不走?」

  尤里的翅膀已經不能飛了,他能感受到面前的人沒有惡意,於是拍掉了他的手自己上了馬,咕噥著說:「你真是個怪人。」

  奧塔別克騎著馬沒說話,聽見後頭的尤里問他:「我們去哪?」

  奧塔別克想了想,頭也不回地說:「去你想去的地方。」

  「……真是個怪人。」


  那時候他們以為只是短暫的萍水相逢,卻沒想到會陪對方走到了更遠的地方經歷過更多的事情,已經被人載習慣的尤里懶得飛,每次上馬後都習慣問一句:「去哪?」

  奧塔別克永遠的回答都是:「去你想去的地方。」

  「為什麼不去你想去的地方?」

  尤里懶洋洋地抱著他,卻在逆風中聽到了對方的回答。


  「因為我已經到了。」



评论(8)
热度(60)
返回顶部
©盛夏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