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繁星

LOFTER主 月因
微博@月因只不過是胭
噗浪@c99673111
這邊全部屯冰上的尤里
寫多少算多少

—— 【維勇】狩獵者與遲鈍者14(完)

 @九本 我也寫完了!!!誇獎我!!!


ABO設定

Alpha明星維克托xBeta助理勇利

嗚嗚嗚嗚嗚我終於寫完的故事








  『……可是我不確定那是對偶像的喜歡還是對他的喜歡。』

  『那勇利對偶像的喜歡是什麼?』


  在行人號誌燈發出滴嘟滴嘟的訊號聲時,勇利剛好停下車,看見旁邊還在營業的藥局猶豫了下最終還是停好車往店內走去。


  『……嗯,希望大家都能喜歡他,希望他可以好好的,然後工作可以少一點不要那麼累,有什麼事可以直接告訴我不要總是自己忍著,希望我也能做些什麼讓他開心一點……』


  「就這些嗎?需要加購袋子嗎?」

  「啊、不用了……那個,可以借我一張紙和一隻筆嗎?」


  披集笑著看著開始認真說著日常生活大小事的勇利,勇利這時候才回過神似的有些尷尬的想道歉時,卻看見披集搖了搖頭,手指著他的左胸膛說:『我覺得勇利的喜歡已經不是一般對偶像的喜歡了喔,你更應該聽聽它的聲音才對。』


  勇利站在熟悉的門板前卻有種近鄉情怯的感覺,反而不敢進去,他想起第一次來的時候是如此的戰戰兢兢,似乎連按電鈴的手都在顫抖,好不容易冷靜下來才鼓起勇氣按了下去,音樂聲才剛響他站在門外彷彿都能聽見裡面拖鞋踩著地板上的腳步聲,當門被打開的那一刻,那個他一直都只能在電視上或是錄製節目現場才能看見的高大俊美男人就站在門口笑意盈盈地對他笑著。

  『是勇利吧,你好啊。』

  那是他對他說的第一句話。

  溫和的語調瞬間感染了他一樣,勇利不自覺的抬起了頭看向對方,從此就陷入在那雙悠悠的冰藍色眼眸裡。

  『對、您好,維克托……先生。』

  『叫我維克托就好了喔。』

  維克托自動自發的走向前幫忙勇利提起放在腳邊的行李,勇利還來不及阻止時維克托就已經往屋子裡走去,察覺到勇利沒有跟在身後,在踏進家門時他轉過頭對勇利笑了下:『進來吧。』

  於是勇利深呼吸了一口氣,他進了這個以前從未想像過會被稱之為「家」的地方。

  現在的他看著跟剛來時相比多了許多裝飾的大門,門邊養著的盆栽是維克托某次參加完通告後看到一邊的花草市集拉著他去逛的,兩個人蹲在一片綠色植物裡對著自己沒看過的盆栽介紹嘀嘀咕咕著討論到底要哪一盆比較好,就連花盆上圖案都是維克托興致勃勃親自挑選的,勇利到現在都還記得對方拿著花盆轉過頭問他好不好時那雙閃耀著的眼睛。

  所以說為什麼還要懼怕。

  勇利深呼吸了一口氣,手心裡已經被握的溫熱的鑰匙終於插進契合的孔裡,輕輕的往旁邊一轉,他眼前的視界又重新亮起。


  「雅科夫你來啦,東西放……」

  聽到開門的聲響,維克托從房間裡走了出來,他似乎才剛洗好澡,下半身隨便套了件居家短褲,短毛巾搭在潮濕的銀髮上,隨便望過來的冰藍色眼中帶著一點慵懶的色氣,都是男人勇利怎麼可能不懂,那是剛發洩過後才會有的眼神。

  沒有想過來的人會是勇利,維克托錯愕的停頓了一下,然後開口問:「怎麼回來了,是東西沒拿嗎,可以讓雅科夫幫你拿……」

  「不是、是編劇那邊新送來的劇本。」勇利笨拙地從包包裡拿出了新的一本,然後遞給了他。

  「WOW壓榨休假員工嗎。」維克托開玩笑的說了一句後接了過來,「其實勇利可以之後再給我的……這是這次的粉絲來信嗎?只有一封看來是我過氣了嗎……」

  他從翻開的劇本中看到一封被折的單薄的信,顯然是很匆忙的樣子,笑著打開的同時看到熟悉的字跡突然一個字都說不下去了。

  「不是。」勇利終於有勇氣抬起頭直直地看向他:「不是粉絲的信了,是勝生勇利給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情書。」

  看著維克托呆呆的樣子,勇利突然知道為什麼對方這麼喜歡逗他了,這個反應真是太可愛了。想著想著他就忍不住笑了出來,整個人都放鬆了許多,他看著維克托,褐色的眼睛亮亮的,盛滿了溫暖的笑意:「我也喜歡你。」

  「這可是犯規的啊。」

  在這句話語落下的同時他被擁入一個充滿濕氣的懷抱裡,維克托在他耳邊笑著說:「可是我很喜歡喔,能再一次嗎勇利。」

  但勇利這次什麼都沒說,只是在他懷中笑的眉眼彎彎的。



  「這一袋是什麼?」

  維克托注意到勇利手上的袋子好奇的問,勇利這時候才記起什麼似的從袋子裡拿出了一盒東西:「是抑制錠喔。」

  看著勇利一臉為你好的神情,維克托只好無奈的笑著去廚房倒了杯溫水吃了下去,但當他看著勇利準備走回去自己的房間時連忙喊住了對方:「勇利等等。」

  「怎麼了嗎?」勇利握上門把的手一頓,轉過頭不解的看著維克托。

  「先不要進去好了,裡面可能會有點……味道。」

  看著似乎有些尷尬的維克托,勇利後知後覺的意識到了對方的意思,他紅著一張臉聽著維克托理直氣壯的說:「沒辦法啊,勇利不在的話只有房間有你的味道了。」

  看著勇利一臉不知所措的樣子維克托反而笑著靠近了他,把他困在門板和自己的懷中,低下頭看著垂著眼眸勇利低聲的說:「勇利既然回來了,應該知道和一個易感期的Alpha會發生什麼事吧。」

  維克托只是想嚇嚇他而已,卻在聽到一句「當然啊」的同時被另外一張溫暖的唇給吻住了。




竟然還是有車驚喜嗎(ゝ∀・)





  「如果被人知道維克托跟他的Beta助理變成一對了不知道會被黑成怎樣呢,說不定會丟掉不少通告。」維克托抱著勇利抓起他的手指開玩笑似的說,其實維克托一點也不在意這種事情,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現實,喜歡他的人就是會喜歡,不喜歡的人隨隨便便就能轉黑,比起那些虛有的事更應該做的是牢牢抓緊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

  勇利聽到後卻猶豫了一下,維克托看著覺得可愛,親了對方一下想告訴他戶頭裡有多少錢不用擔心時,就聽見勇利像是被那一個吻鼓舞了一般開口說:「維克托,我家是開旅館的。」

  「嗯,這個我知道。」

  「所以,如果真的沒工作的話那我們就回去吧。」勇利認真的看著他,深褐色的眼睛滿是真誠:「我可以養你的。」

  看著躺在被窩裡不管是從內而外的散發出他的味道的勇利,維克托第一次體會到這種從內心深處滿到幾乎流洩出來的情感,勝生勇利真的是個很可怕的人啊。

  「這個提議真的太吸引人了,好想趕快結束合約啊。」

  在重新壓上對方開始新一番的動作時,維克托在勇利耳邊低聲說著那句昨晚勇利睡著沒聽見的我愛你。






  抵達長谷津車站時,維克托戴著口罩帽子不斷興奮的看著這個有些小的車站,在出站後他看著牆上貼著的老舊海報拉著勇利說:「Amazing!這不是我剛跟勇利在一起時拍的那張海報嗎,這邊竟然還有。」

  他仔細地環顧了四周,卻發現這樣的一個稍嫌老舊的車站竟然都只張貼著維克托各個時期的海報,都沒有出現其他的偶像明星。

  勇利看著這些海報就臉紅的不想提,前一陣子報導說國際影帝維克托的愛人竟然是個出生於長谷津的日本人,當時在長谷津的大家都高興壞了,覺得勇利是在幫他們爭光,於是一致決定這邊的海報通通換成維克托的代言。

  他們在一起的一年後,維克托吵著說想看勇利的老家到底長怎樣,勇利被吵的不行,加上家裡的人也催促他把維克托帶回去,所以在過年前維克托就把通告推的一乾二淨,連一個國內外知名的手錶廣告都不拍了,在雅科夫氣呼呼的問他時維克托還理直氣壯的說他要回去見家人。

  這個時候的公車上沒有什麼人,勇利帶著維克托走過他小時候回家的路,說他發生過的事情,維克托只是牢牢的牽著他的手,走過了勇利的回憶,然後踏上新的足跡。

  他們終究在「烏托邦勝生」的大門前停下,勇利在打開家門前微微有些卻步,他轉頭看向維克托,對方只是笑著輕輕的點了下頭。

  於是他深呼吸了一口氣,在打開門的一瞬間兩道聲音同時響起。

  「爸爸媽媽……」

  「我們回來了!」




  歡迎回家。






(全文完)


一個百粉賀被我寫到了千粉才完結也是不容易,先感謝大家對他的支持

身為一個絕大部分更新都在深夜的人最後一章怎麼能不在深夜呢!

先對不起一下被我搞的這麼晚還不能睡的朋友M和已經睡著的友人B,新年這幾天都在這寫稿,被威脅沒滿一百字不能吃一口飯真是太慘了


這個故事我前思後想最後用一句話總結是:我愛你,因為你是你

不關乎ABO,不關乎男女,因為我們彼此互相相愛,那就去愛吧


謝謝陪伴這個故事走到現在的人,無論是從一開始還是半途加入的,我常常忘記這是篇ABO寫的很隨興,對不起(檢討

啊太晚了完全不記得自己想說些什麼那就停在這邊吧!

總之大家晚安!我們有緣其他故事見!


喔對了接下來幾天我要趕報告和期末不更辣!請假!

&沒更那禮拜出了三張SSR怎麼這禮拜一張都不出呢_(:3 」∠ )_(貪心


评论(117)
热度(768)
  1. Victor家的小勇利盛夏繁星 转载了此文字
返回顶部
©盛夏繁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