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夏繁星

LOFTER主 月因
微博@月因只不過是胭
噗浪@c99673111
這邊全部屯冰上的尤里
寫多少算多少

—— 【冰上】旅途愉快(維勇)



  當飛機緩緩的開始起飛至高空時,廣播聲突然響起,略帶著笑意和輕柔語調的男聲開始說出標準的英文。

  "Good morning, Ladies and Gentlemen, this is Captain Victor Nikiforov speaking, welcome come on board flight358 from Japan to Russia, the flight time today is around 13 hours, the weather condtion is good, ......"

  聽著迴盪著整個機艙裡好聽的聲音,勇利忍不住想就憑這個聲音公司高薪聘請他也是很值得的了。

  他還記得那時候突然收到訊息要大家臨時來會見機組新的機師,那天剛好下了點小雨,勇利拿著裝著咖啡的紙袋衝到了會議室,沒有辦法,畢竟等下他是要上機的人。當他推開門連那聲「不好意思」都尚未說出口時,就看見原先在和身旁的人笑著說話的人轉過頭看著他,銀色的髮絲在室內的白光下流轉著光,冰藍色的眼裡看像他時還沒收起剛剛的笑意,卻又更加增添了一絲興奮的情緒。


  完了。

  勇利的腦袋裡只閃過了這兩個字,雖然對方的一頭長髮已經被剪去了,但他還是非常肯定是同個人。

  「勇利。」上個月剛完成終身大事的優子興奮的拉著他到對方眼前,向他介紹:「這是來自俄羅斯的維克托,我們組的新機師。」

  維克托。他想他怎麼會不知道對方叫什麼。

  「你好啊,勇利。」

  在他下意識的握上了對方伸出的手時,聽著維克托喊著他的名字,就像是溫泉裡的熱氣上升籠罩他整個人一般,熱的他精神恍惚時他察覺到對方突然施力的手,勇利抬起頭看他,卻看到那雙笑彎的眼裡帶著明顯的話語。


  抓到你了。

  他似乎這樣說著。





  勇利其實到現在都沒搞清楚怎麼會發生那件事。

  那一天他剛好有班,剛回到日本時他急得連家都沒回,把名牌摘下隨便的撥好了有點凌亂的髮絲,勇利想還好他的制服是西裝,把外套脫掉也不至於太失禮。

  畢竟是人生大事,那是他一直暗戀的女孩子的婚禮。


  當勇利匆匆忙忙地趕到現場時,大部分的賓客都已經入座了,他有些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時,眼尖的優子看見了他,執意要把他拉去主桌。

  「這、不太好吧。」勇利有些窘迫。

  「有什麼不好的,我們一直都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嗎?」優子雙手叉著腰,白色的禮服襯托出了漂亮的腰身,她聽到有人喊她,臨走前對勇利說:「等一下小豪坐你旁邊,他也很想見你。」

  燈暗下的同時,他看見地毯的那端走來了兩個身影,笑得一臉幸福的優子和健壯的足以讓她依靠著的新郎緩緩的走了上來,煽情而浪漫的音樂在室內響起,勇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自己有點想哭,他掩飾一般的拿起桌上已經倒好的酒,將他這場多年而始終未能開花的暗戀一飲而盡。

  所以當他們走來時,他一定能笑著跟他們說:祝你們幸福。

  但是那晚西郡豪似乎因為久未見故人的關係,和勇利開心的對喝了起來,勇利也沒有婉拒,不過他的酒量其實並不是很好,在意識到自己可能快不能走的時候終於喊停,他拒絕了對方要載他回家的善意,孤身踏上了路,只有溫柔的月亮和始終閃爍的星星伴隨著。



  然後他是被髮絲輕撫在臉上弄醒的。

  勇利一睜開眼看見的是像星光般漂亮的銀色長髮,在他察覺到自己全身赤裸的同時腦袋簡直運轉到要過熱燒起來,在他一秒鐘內腦補了一夜情不小心搞大人家肚子被家人趕出去辛苦努力的撫養孩子的人這些女同事愛看的經典情節時,覺得人生簡直要完蛋,可是男子漢要敢做敢當下定決心的同時,他聽見對方半夢半醒的嗯了一聲,在他轉過身的同時勇利發覺對方沒有胸部這件事。

  勇利突然一瞬間不知道該不該慶幸對方是男孩子。

  但當他躡手躡腳的從床上站起來的瞬間,驚覺腿間流出的液體又瞬間紅了一張臉。

  他尷尬地拿著房間的毛巾隨便擦了一下就穿上衣服準備走人,但看著那張睡的毫無防備的臉,勇利不得不承認這真是一個非常漂亮的人,雖然留著長髮也掩飾不了那股英氣。

  他想了想,從錢包裡拿出了幾張大鈔放在床頭上。

  對方明顯是外國人,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挺可憐吧?而且昨晚是自己喝醉,說不定是自己先對不起人家,這樣想著,勇利便心安理得地走了。

  所以他不知道對方一醒來除了發覺昨晚叫的像幼貓一樣讓人心疼的人不見,還在床頭櫃上看見錢的維克托臉有多黑。





  「勝生君,該發餐盒了。」

  同事喊著他,勇利連忙從記憶裡回過神來,開始幫忙著將餐盒放到餐車上,看著同事推著餐車走遠了,他拿著兩份餐盒,走到了駕駛艙外按了鈴,在門開啟後他走進來放下了便當,「今天有雞肉麵和豬肉飯。」

  「嗯,那我吃雞肉麵好了,維克托你吃豬肉飯沒問題的吧?」

  「可以的。」

  在聽到正副駕駛都決定好後,勇利耐心等著對方將把手推到打開讓他出去,卻突然聽到對方喊了他:「勇利。」

  「是。」

  維克托笑著看向他,「這飯一定會跟你一樣美味,謝謝了。」

  勇利幾乎是滿臉通紅同手同腳走出駕駛艙的。


  他永遠都不能理解為什麼維克托可以把那些害臊的話毫不掩飾的說出口,勇利有些挫敗的想,國情真的差太多了。

  他稍微用水打溼了臉頰,拿著紙巾稍微擦一下後便推開了廁所的門,在發覺門外有人時,想說趕快換人時就被對方推進了廁所裡,喀的一聲上了鎖。

  「維克托?」

  話都還沒說完,對方就低下了頭吻住了他,舌頭熟門熟路的鑽進去了對方的口中,吸吮著勇利殘存的氧氣,勇利被突如其來的吻住站不太穩,後腰抵上了洗手台。

  「真想你啊,勇利。」維克托放開他後將臉壓到勇利的肩上,淺淺的呼吸吐在勇利的脖子上,弄得他有些癢。

  「剛剛不是才見過嗎?」

  「身為戀人的見面跟身為同事的見面完全不一樣喔。」維克托抬起了頭,滿意的看著被他這句話弄得手足無措的勇利,笑著說:「勇利難道不想我嗎?」

  維克托知道勇利的反應,他肯定會先呆一下,然後滿臉通紅的開始說著彆扭的日式英文"No,no,no......"到底在No什麼可能連當事人都不知道,但維克托就是喜歡這個時候的勇利,他壞心眼的想著,那等等要說什麼來表達自己的傷心然後讓勇利來安慰他呢。


  「……想的。」

  但他獨獨沒想到這樣的話他該如何回應才好。

  他看著勇利雖然害羞但黑色的眼裡依舊亮的像夜空,維克托忍不住的笑了出來:「勇利真是個乖孩子啊,要給你一點特殊服務才行呢。」他微微偏著頭,用著充滿誘惑的語調輕聲說著:「勇利希望我做什麼呢?」

  「不、不知道。」

  看著他躲躲閃閃的眼神,維克托低下了頭親了下勇利的眼皮,「那我們七小時後見吧,親愛的小豬。」

  飛機依舊平穩的飛著。




  "Ladies and gentlemen, we have landed at Domodedovo International Airport.The present outside temperature is 25 degrees Centigrade,and the local time is 8:53 a.m. .Please remain seated until the airplane has come to a complete stop and don't forget your personal belongings. All crew members thank you for choosing Japan Airlines.We hope to see you in the near future.Thank you and good bye." 

  勇利耐心等著英語播報完畢後開啟了廣播,用日語再說了一次:「各位先生女士,我們已經抵達多莫傑多沃國際機場……」

  當他講到一半時察覺身後有人靠近,勇利用餘光瞄了一下是維克托並沒有特別在意,卻沒想到對方突然低下了頭舔了一下他的耳廓,勇利驚的連忙穩住了氣息,繼續不慌不慢的說完:「……非常感謝您選擇搭乘本航空,祝您旅途愉快。」

  「旅途愉快?」維克托心情很好的看著他,眼底是毫不遮掩的慾望。


  當他們送完所有的旅客,檢查完座位上沒有遺留東西後,勇利下了機艙,卻在出艙口看見倚著牆笑著看著他的維克托。

  旅途愉快?勇利有些害羞但加快腳步朝他奔去。


  啊啊,他們的旅途才正要開始呢。








這是一條有著逼我寫R18tag的請假條

【空少、只為你特殊服務、廁所門被上鎖】簡直分分鐘被查水表

沒有肉!肉讓那個點這些tag的姓火名火全名火火的人去寫!(欸


最近開始進入了瘋狂的報告前期,所以消失了幾天,連載也斷了真不好意思

雖然說是請假條但還是會更的,只是沒辦法跟之前一樣就是了!

謝謝看到這邊的你(*´∀`)~♥


评论(21)
热度(224)
返回顶部
©盛夏繁星 | Powered by LOFTER